济南市可持续发展能力研究

   从可持续发展的角度对城市发展能力进行研究,构建城市可持续发展能力评价模型,建立城市可持续发展能力评价指标体系,从城市经济可持续发展能力、社会可持续发展能力、环境可持续发展能力三个方面建立一级指标,又进一步细化为15个二级指标和36个三级指标。采用主成分分析法对济南市1978—21年城市可持续发展能力定量测度,并对结果进行分析。 
  关键词城市;可持续发展能力;主成分分析;指标体系;定量测度;济南市 
  中图分类号F29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3-291X(214)28-157-4 
  城市,是人类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被认为是“四大功能效应的系统集合体”,通过集聚效应、规模效应、组织效应和辐射效应的能力,寻求将“人口、资源、环境、发展”四位一体地升到现代文明的中心。伴随着人类社会不断取得的进步,城市的可持续发展越来越受到重视,众多学者对城市可持发展的研究也不断加深。 
  一、城市可持续发展能力模型构建 
  可持续发展作为一个完整的理论体系正处在形成的过程中,城市发展的可持续性体现在经济可持续、社会可持续、生态环境可持续三个方面,考虑到指标的科学性、可比性、代表性和可操作性原则,本文以济南市1978—21年统计年鉴数据为基础建立指标体系。 
  (一)经济可持续发展能力 
  经济可持续发展能力反映的是城市总体的经济发展水平和经济未来发展的潜力,是城市可持续发展能力评价的基础因素。从经济发展水平和经济发展潜力两个方面进行评价。 
  (二)环境可持续竞发展能力 
  经济发展以保护自然环境为基础,与资源和环境的承载能力相适应、相协调,因此,环境的可持续发展能力是升可持续发展能力的前。从对资源和环境两个方面出发,来对环境的可持续发展能力进行分析。 
  (三)社会可持续发展能力 
  社会可持续发展能力主反映出社会机制对于人们生活的各个方面的影响和作用,同时考虑到社会公平的发展趋势。社会可持续能力是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高,本文选取5个方面,即城市人口、社会进步、生活质量、社会公平、科技教育来描述社会可持续发展能力(见下页表1)。 
  二、数据处理方法及权重选择 
  由于所选取的评价指标数量较多,并且指标之间存在很大的相关性,如人均GDP与工业生产总值、人均GDP与固定资产投资额等都存在着一定程度的相关性。如果直接采用主观赋权的方法,必将会对一些指标进行重复运算,因此会影响实际的评价效果。为了消除自变量之间的共线性问题,采用主成份分析法,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反映原始变量的统计特性,并且构造出新的相互独立的变量。首先,对城市可持续发展能力三个一级指标系统进行独立评价。计算时,为了消除原始数据在量纲和数量级上的不同,首先需对其进行标准化处理。29个指标中,有5项为逆向指标,即市区人口密度、城市居民家庭恩格尔系数、万元GDP能耗、工业废水排放量、工业二氧化硫排放量。在进行标准化的过程中,无法对正向指标和逆向指标分别区别对待,因此对逆向指标进行如下处理 
  Xi=(maxXi-Xi)/(maxXi-minXi) 
  式中,Xi表示某项指标的统计值;maxXi、minXi分别表示该项指标计算的最大值和最小值。 
  在主成分取时,为了尽可能反映更多的统计信息,重视第一主成分,同时兼顾其他主成分在综合评价中的作用。在对三个一级指标系统完成独立评价的基础上,进行综合得分的计算。在计算城市可持续发展能力综合得分时,确定权重是非常关键的一步,对于权重的确定综合了主观赋权法与客观赋权法两种方法,依据济南市现状和专家打分,经济、社会、环境权重分别为.3、.3、.4。 
  城市可持续发展能力综合得分为S=A1×Q1+A2×Q2+A3×Q3 
  其中A1,A2,A3分别为经济可持续发展能力、社会可持续发展能力、环境可持续发展能力的得分;Q1,Q2,Q3分别为构成城市可持续发展能力三个子系统的综合权重。 
  最后,根据上述方法对搜集的数据进行处理,利用SPSS16.软件对城市可持续发展能力3个子系统进行独立计算以及对城市可持续发展能力进行综合计算。 
  三、结果输出与分析 
  (一)经济可持续发展能力计算结果输出及分析 
  首先对经济可持续发展能力计算。此处的KMO值为.726表示适合因子分析。巴特利特球形检验给出的相伴概率为.小于显著性水平.5,因此拒绝巴特利特球形检验的零假设,认为适合于因子分析。 
  运用SPSS软件供的因子分析方法对样本数据进行处理,选择主成分分析作为取因子的方法,取特征值大于1的主成分,得出的特征值和特征向量表明,前两个因子描述了原变量的91.393%的信息,大于85%,可以较好的反映原变量的信息。为了构造综合评价函数,根据回归算法计算因子得分函数的系数,得出以下两个因子的线性组合 
  A11=.27X1+.7X2+.27X3-.46X4+.28X5+.178X6+.22X7 
  A12=.56X1+.533X2+.7X3+.51X4+.11X5-.26X6+.89X7 
  经济可持续发展能力的评价函数为A1=ω1A11+ω2A12,其中ω是两个因子的贡献率,在本文中 ω1=74.89%、ω2=25.11%。因此经济可持续发展评价函数为A1=.7489A11+.2511A12。 
  根据上述方法,济南市1978—21年经济可持续发展能力得分(见下页表2)。 
  从表中可以看出,济南市199—21年经济可持续发展能力评价得分在逐年高。济南市坚持转方式、调结构、促发展相结合,经济素质和综合竞争力显著升。“十一五”时期,三次产业比例由7.3∶45.9∶46.8调整为5.5∶41.9∶52.6。到21年,全市生产总值达到391.8亿元,五年平均增长13.9%。地方财政一般预算收入达到266.1亿元,是25年的2.5倍,年均增长2.2%。
  (二)环境可持续发展能力计算结果输出及分析 
  环境可持续发展能力的评价与经济可持续发展能力相同,经过计算,环境可持续发展能力评价函数为A2=.678A21+ 
  .3922A22。计算结果(如表3所示)。 
  从表3中可以看出,2世纪9年代以来济南市的环境可持续发展能力得分在整体的上升趋势下,呈波动性变化。进入2世纪之后,济南的环境可持续发展能力得分由负转正,说明在可持续发展和科学发展观的大背景下,济南已经把资源环境放在发展的重位置,仍有小幅的波动震荡,可见当前济南可持续发展体系的的环境支持系统处在一个上升前的波动缓冲阶段。 
  (三)社会可持续发展能力计算结果输出及分析 
  环境可持续发展能力的评价与经济可持续发展能力相同,经过计算,环境可持续发展能力评价函数为A2=.5273A21+ 
  .4727A22。计算结果(如表4所示)。 
  从表4中可以看到,第一主成分的得分和社会可持续发展能力得分都处在逐年上升的趋势,例如,第一主成分主反映了高等教育在校生数、年末营运公交车辆等,主体现了济南市社会进步、科技教育的发展实际情况。 
  (四)济南市可持续发展能力计算结果输出及分析 
  根据相关阐述,计算综合得分表(如下页表5、下页图1所示)。 
  从图1可以看出,济南市1995—21年城市可持续发展能力在不断升。济南城市可持续发展综合指数由1995年的-1.688上升到21年的.5617,增幅达到152%。说明济南市1978年以来城市可持续发展水平整体呈上升势头,但其发展过程具有一定的波动性;28年城市可持续发展综合指数比27年有所下降,直到21年才回升达到新的水平。十五年中经济发展、社会发展和资源环境三项指数分别增长了221.9%、117.9%、197.4%,经济发展指数的增幅超过其他指数,而环境发展指数增幅明显滞后。 
  纵观改革开放以来的整体趋势,可持续发展程度取得显著高,在27年及以前三者发展较为协调且环境发展势头迅猛,27年以后经济发展指数继续保持较快增长,但资源环境指数和社会发展指数出现下滑趋势,即社会发展和资源环境改善未能和经济的发展保持同步。 
  通过研究,可以看出济南市充分利用了各种发展优势,不断地加速自身发展的步伐,在“宜居济南”战略发展决策的大力推行下,城市的可持续发展能力在逐年升。但是从济南市的发展来看,能耗较大的工业对地区生产总值的贡献仍占较大比例,使济南市建设资源节约型和环境友好型社会任重道远。作为全国循环经济试点和低碳试点城市,济南市政府应重视本市的可持续发展,应在绿色发展、资源循环利用、节能减排等方面加大发展力度,具体可以从发展新能源工业、推动资源综合利用、保护生态资源、发展循环经济等方面入手,促进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参考文献 
  1 牛文元.中国新型城市化报告M.北京科学出版社,2124. 
  2 中国科学院可持续发展研究组.22年中国可持续发展战略报告M.北京科学出版社,22. 
  3 孙慧.中国主城市可持续发展能力评价D.北京北京师范大学,24. 
  4 孙久文,张百瑞.城市可持续发展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6. 
  5 李永强.城市可持续发展能力与城市竞争力关系的实证研究J.生态经济,27,(9)37-39. 
  6 闫小培.城市·区域·可持续发展港澳珠江三角洲可持续发展研究M.广东中山大学出版社,2645-46.